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 关于责任感关于进取心 »

在别处,隐身的心绪

在自习室看书的时候突然间就想起了雅罗米尔,《生活在别处》的主人公,米兰·昆德拉(Milan Kundera)作品。

高中的时候因为读《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进而连续看了昆德拉许多作品,虽然《轻》的名声如此响亮,我却觉得《在别处》更有感觉,因为我觉得自己与雅罗米尔像得可怕。我曾经在一封信里表达过这种感觉,甚至多买了一本来送给收信人,那是一个“抒情年代”。雅罗米尔在捷克语里的意思是“被春天眷顾的人”,他是一个诗人,一个柔弱、敏感、有才华、害羞的梦想家,充满着热情去追寻自己的梦想,然而自己却在现实面前碰成碎片,终于在高烧引发的灼热里燃尽短暂的一生。

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就是这样一个多少带有宿命意味的悲剧色彩的人,我活在自己的梦想和倔强之中:在学校只和不多的几个人交往、每次坐窗边的时候上课就会对着天空发呆、“私自”怀有对梦境的追求、面无表情地掩饰着自己的开心或者悲伤、为每一次公开发言紧张很久、只向一个朋友诉说自己的感受。那是一个“苦吟不已”的年代,虽然承受着鲜为人知的欢喜和悲伤,不过我一直在坚持守望着此生最美的梦想;无数次告诉自己那是徒劳的、永远不可能得到的,但我可以为一块最细小的希望的碎片坚持下去,我不敢放弃(差不多同一时间接触了ICO,后来终于明白You Were There的意义,那就是希望与灵魂的关系...)。

感谢上苍,终于准许我进入那个梦境之中,虽然时间是那么短暂,但终究我触到了,我最美的梦想。

之后的心绪离雅罗米尔是越来越远了;我明白过来,梦境之所以如此美丽,是因为自己一直以最理想化的双眼来看已经变成现实的梦(虽然不太敢相信竟然可以拥有...),可是我们毕竟不是生活在梦境里啊。我那柔弱、纤细的性格甚至都无法托起共同的目标,作为一个不愿面对现实的孩子,注定梦醒的那一刻是不可泯灭的痛楚...于是,我开始了心绪的冒险,不再是一个怀揣最美梦境的孩子,慢慢被现实感和非现实感交替裹挟着前进,有狂喜,有盛怒,有开心,有痛苦,但我不得不承认,这一路下来走得很辛苦,不单单我是如此,与我同行的人也是。

我知道这就是我们置身其中的生活,而这样的生活绝不是自己想要的。我试着接受,我试着改变,我试着磨平自己的棱角,但是并非自己主观去努力就能够让现实逐渐变得得心应手的。忍耐,拨开迷雾,寻找动力,适应现实,我在不断调整航向中前进,同时继续让心绪在我所不在的别处游历。我也很清楚,这是一个必须要经历的过程,在成长的过程中没有什么事情是顺理成章、也没有什么事情是理所当然、更没有什么事情可以一帆风顺的。

可是,我一直怀念着曾经追寻的那个单纯和美丽的梦境,我唏嘘不已,因为自己已经被逐出那个梦境了。那是雅罗米尔一样的孩子的梦境,既然我已经不是那个人了,所以我自知回天乏力,甚至都不再刻意去回望了...

然而,我另外还有一个梦境的,那是更早之前的纯真年代的印记。当觉得自己多少有些“了不起”之后我便封存了那个金色的年代,但今天,我猛然发现,那个年代留下来的最美的心绪竟然慢慢渗透到内心的深处,很多年了,我重新获得了最单纯的欢乐和欣喜!我不在意中间横亘的超过十年的空白,我的欣喜无与伦比。

我还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现在我能够做的就是享受这最美的心绪的重现,真的,那种欣喜无与伦比...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