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 界河和铁丝网(行走志四)保持饥渴感 »

维森特——橘色的蝠翼(安达卢西亚区4)

上个周末过得很充实,做了四件自己喜欢的事情:看夕阳和云彩行走;逛书店;踢球。(前两件事都有相关文章链接...)

从深圳河边回来的路上在购书中心细细挑选了五本书,我一直有“买书强迫症”,这次当时只买下了两本:华盛顿·欧文(Washington Irving)的安达卢西亚游记《阿尔罕布拉》和托尔金(J.R.R.Tolkien)的中英文双语评介《用一生锻造“魔戒”》。之所以先买这两本是因为最近要继续写安达卢斯,并且我再一次“陷入”中土世界无法自拔了,好不容易找到相关的英文资料肯定不能错过(有时间希望能够找到小托尔金整理的《未完成的故事》,那个“失落的世界”啊...);然后昨天在卓越买了其余三本:埃米尔·路德维希Emil Ludwig)的名作《蓝色地中海》(上、下卷),东山魁夷(Kaii Higashiyama)的美学著作《美的情愫》和“圣”松尾芭蕉(Matuo Basyou)的散文集。现在为假期储存足够的精神食粮,因为我对于书籍是极其贪婪的,而且可作为交换阅读的资本,这笔钱花得很开心。

周日下午的比赛是今年我踢得第二好的一场球(最好的比赛是上学期班级赛小组赛逆转对手那场),同样是决赛,同样两度破门,去年我赢了比赛,但这一次个人的成就却未能换来最终的冠军...不说也罢。
 

这段时间事情说多不多,但的确很难静下来继续“热情的行方”的写作。我眼中的安达卢斯不仅仅包括了安达卢西亚,连巴伦西亚大区也被包括了进去;因为喜欢这个地区,有太多东西想写,而且这本是一个内涵极丰富的摩尔人故地,我私下列出了一个内容清单,作为专题系列线索的足球在这个部分不是重点,先做一个预告吧,我不自量力想要挑战以下话题——斗牛、弗拉门戈(Flamenco)、加西亚·洛尔卡(Garcia Lorca)以及吉普赛美人卡门的故事,当然还有“情圣”唐璜...

然而,这些内容我不希望在我的笔下变成文字垃圾,因此不到情绪和状态合适的时候我不会轻易下笔,所以还恳请看官们谅解一下。我并非妙笔生花,只不过稍稍有些“文字洁癖”,我会一直坚守“原创+用心”的原则的,因为我必须对自己的文字负责。

但做事还需要有一个连续性,“热情的行方”这个专题不能丢下太久,要不真的生疏了、找不回最开始的那种写作愿望就糟糕了。今天说了这么多没有正文是说不过去的,不过这一次的正文是纯足球的内容,没有兴趣的朋友们在这里打住就可以了,能够听我前面的“废话”我已经满足了...接下来是今天的主题——巴伦西亚俱乐部,以蝙蝠为图腾的球队。

巴伦西亚是一座柑橘之城,因此不管城市也好还是整个大区的主色调都是橘色,但巴伦西亚队却有着一个叫做“蝙蝠军团”的绰号,而且队徽上那只黑色的蝙蝠张开黑色的双翼给球队以庇护;不过第一次看到它会觉得很奇怪,为何一座暖色调的城市却与蝙蝠这样的动物有着不解之缘?(蝙蝠在我们看来多少带有不祥的意味啊...)

有这样一个“传说”:巴伦西亚的征服者、阿拉贡王国的海梅一世在一次作战中遭到了敌军冷箭的袭击,但幸运的是刚好有一只蝙蝠飞过,为国王挡下了致命的一箭,此后蝙蝠就作为英雄传说的一部分融入到巴伦西亚的文化当中了。因此,以蝙蝠为队徽的球队自然拥有了这样一个“鬼魅”的绰号。

不过巴伦西亚的风格倒是真的相当奇异:西甲中不多的以防守见长的球队,强硬且高效的双后腰配置,快速坚决的双边锋,极具威慑力的锋线杀手。我个人是非常喜欢巴伦的打法的,尤其着迷于队内那些顶级的边锋们:维森特(Vicente)、华金(Joaquin)、席尔瓦(David Silva),风驰电掣的边路突击、摧枯拉朽的攻击架势,加上攻守兼备的平衡阵型让这支球队在贝尼特斯(Rafael Benitez)时期战绩辉煌,虽然近年来起伏不断,但始终是一支具备了冲击多项冠军实力的劲旅。

在我看来,这些年来巴伦西亚的故事都浓缩在上图中这个球员的身上了(球队的底蕴不如三大豪门显赫,“蝙蝠军团”的崛起也不过是近十余年的事情...):他叫做维森特,巴伦西亚本地人,曾经的世界第一左边锋。维森特出自巴伦西亚大区的另一支球队莱万特,但他的履历应该从踏上巴伦西亚主场梅斯塔利亚球场(Estadio Mestalla)那一刻算起。2000年,维森特加盟巴伦西亚,但当时球队的主力左边锋是阿根廷国脚基利·冈萨雷斯(Kily Gonzalez ),在与基利的竞争中维森特渐渐崭露头角,然而在当年的冠军联赛决赛中维森特却未能赢得首发位置,球队也遗憾地与冠军失之交臂。但他终于在第二年夺过主力位置,阿根廷人随后被迫远走亚平宁、加盟国际米兰,巴伦西亚的维森特时代正式到来!

战术大师贝尼特斯为维森特和巴伦西亚量身定做的打法开创了球队在新世纪开始几年的辉煌:当时的巴伦西亚卫线上有卡尼萨雷斯和阿亚拉坐镇,中场中路是两大铁腰阿尔贝尔达和巴拉哈,靠前一点有两名天才球员组织进攻——门迭塔和艾马尔的创造能力均是世界级的,但球队的进攻明显“左倾”,因为他们有不可阻挡的维森特。维森特娴熟的盘带、变相加速的突破、狂野的内切射门、弧线优美的下底传中为球队制造了大量的得分机会,受益最大的是中锋米斯塔;而右路的鲁菲特则成为佯攻的二前锋。出色的战绩是对巴伦西亚精彩表现的回报,球队两次夺取西甲锦标,并问鼎欧洲联盟杯,贝尼特斯时代同时也是维森特职业生涯的巅峰期,在21世纪的前几年里除了维森特无人敢声称自己是“世界第一左边锋”;然而维森特却因伤缺席了02年世界杯,而在那届杯赛上后来加盟球队的右边锋华金成为了赛事最耀眼的边路球员,而维森特则失去了一次在世界面前展示自己的机会。

但随着贝尼特斯远走英伦、“补锅匠”拉涅利走马上任,球队和维森特同时陷入低谷。意大利人保守的打法以及重用意大利球员使得“蝙蝠军团”失去了攻击的速度和纵深,同时球队灵魂门迭塔也高价加盟了意甲的拉齐奥队,球队战绩不断下滑;而维森特则开始了自己作为“玻璃人”的生涯,不断的伤病让他很难连续出场,往昔灵动的突击再难寻觅。

拉涅利下课之后维森特依然继续着自己与伤病的抗争史,与他本人艰难的处境类似,球队也失去了争夺联赛冠军的实力,联赛成为了巴萨与皇马的双雄会,“蝙蝠军团”稳定有余但惊喜不足,始终无法更进一步。在长期缺阵的情况下,年轻的大卫·席尔瓦逐渐成长起来,用自己优异的表现让球迷慢慢忘记了曾经的“橘色蝠翼”。

但球队的艰难处境还没有结束,因为前主席索莱尔的愚蠢行为,球队解雇了教练弗洛雷斯,聘用荷兰球星科曼为新任教练。科曼球员时代拥有辉煌的履历,但他绝不是一个合格的教练。为了树立威信他封杀了队内几名队长,让卡尼萨雷斯、阿尔贝尔达、安古洛等一干老将无球可踢;莫名其妙的排兵布阵和轮换让球队没有一个固定的打法;甚至成为主席愚蠢政策的执行者,使球队氛围空前紧张,人人自危...好好一支实力强大的球队却被迫要为保级而战,这既有大面积伤病这样“天灾”的原因,更是一场不折不扣的“人祸”。在这段荒谬的时期,关于维森特的新闻只有这样一条:他向外界公开抱怨球队医疗组误诊,导致自己肌肉组织伤情恶化,因此受到球队严厉处罚。可怜的维森特成为了这场闹剧的又一个受害者,无能的管理者几乎拖垮了球队。

幸运的是,索莱尔和科曼双双被赶走,在新主席和新教练埃梅里的带领下“蝙蝠军团”重新找回了曾经的感觉,而维森特也终于摆脱了伤病的困扰。在席尔瓦受伤的日子里维森特成为球队进攻的重要武器,他和右路的华金两翼齐飞,为锋线上的比利亚和小将马塔创造了大量的机会。终于,“蝙蝠军团”又轻快地走在了复兴的路上了。虽然维森特离自己巅峰状态还很远,但能看到一个健康的、积极的“橘色蝠翼”已经让巴伦西亚的球迷感到非常欣慰了,因为球队拥有全西班牙、甚至是全世界最好的几名边锋,而且新帅埃梅里给了球迷强烈的信心——嗜血的蝙蝠展翅高飞指日可待。

维森特是我最喜欢的球员之一,与萨维奥一样,那么多年了,一直代表着一段狂飙突进的传奇...

返回“热情的行方”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