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夢想成真

大雄和哆啦A夢為了爸爸能擁有舒適的通勤條件,決定挖一條從家到公司的地鐵線路,用到的便是從百寶囊掏出的這個地鐵挖掘機。夢想與現實,思路是一致的,當然實際要修一條地鐵涉及的東西很多,但光是知道有這種機器就覺得很開心啊。恐怕不二雄先生在畫這漫畫的時候,盾構機還沒有發明出來或者投入應用;也很難說是不是這個章節的漫畫啟發了盾構機的研發。但我想,無論是誰,希望操作一種強大的機械直接在地下掘出一個通道,這本身就是童年夢想的表現,或者說,是一種科幻的浪漫吧。

More...

The Day I Lost My Love

2018.3.4我鍾愛的“主隊”佛羅倫薩Fiorentina隊長大衛·阿斯托里Davide Astori在比賽前突然逝世,在任何意義上,這都是the day I lost my love...

More...

一件難忘之事(2017)

之所以會寫下這次經歷,是因為自己有了觸動,一個專注技藝的師匠因為一個明確的目標千里迢迢趕赴自己毫無概念的異鄉,我是覺得這個“敘事模式”很棒,比日常生活平庸的雞零狗碎有意思多了。

More...

盛世箴言

與在北方的嚴冬裡因供暖不濟或無處棲身的“低端人口”的悲慘遭遇相比,咖啡的生產可能因氣候變暖而受威脅又算得了什麼?(即便我覺得自己沒有咖啡就過不下去)

已經不是環境保護了,而是,環保恐怖主義

一個悲觀的宿命論者的祈願

今天,我30歲了。而立之年,大體完成了“成家立業”的人生階段性要求(或者說是既定的軌跡),迎來了從青年向中年出發的新旅程。按理說,生活壓力不大、工作大致游刃有餘、家庭關係和諧,這是很好的狀況,有理由為未來感到樂觀。但我已是一個悲觀的宿命論者了,認為我們將面臨長期的波亂的人生,現代社會發展至此也無法規避的動亂,很難逃掉。

所以,在30歲的第一天,我衷心祈願世界和平、國家繁榮昌盛、人民安居樂業。然後,過好和平寧靜的每一天。

More...

書評:《日本沉沒》

一篇書評,以及與之聯繫的一些想法,小松左京,《日本沉沒》

More...

大島 涼花

2017.3.23,偶像組合AKB48 TeamB副隊長大島涼花(Oshima Ryoka)宣布畢業(退出組合、以個人身份向舞台劇方向發展)。

More...

唏噓地感慨一年年

已是大年初三了,臨出門吃飯前有些愧疚地點開網站鏈接,意外地發現域名“estel.me”竟然已經過期了,趕緊續費。雖然日誌更新間隔時間越來越長,但這個個人網站的存在卻絕對有意義的。博客(blog),在今天看來是早已落伍的網絡技術,然而,卻是我可以完全掌控其存續以及維護的產品,在我的人生中,這種不變的延續性本身已經很珍貴了。

More...

書評:《山精靈普克》(Puck of Pook's Hill)

最近閱讀量相當可觀,當然,都是kindle的功勞。值得一提的“成果”有:阿西莫夫的《基地(七部曲)》、海明威代表作《老人與海》、黑塞作品集《荒原狼 & 彼得·卡門青》以及吉卜林的這本《山精靈普克》。

More...

高棉行紀

在返航飛機的最後一排,一口氣讀完了在暹粒書店經過反复思想鬥爭最終選擇買下的《BOPHANA》,值飛的吳哥航空的機組成員、那些年輕卻並不快樂的高棉容顏,作為這個國家災難後成長起來的一代,歷史的悲情與恐怖在她們的人生留下了什麼,我想了解卻無從開口搭話,因為書裡說,當局的刻意宣傳使得年輕一代的柬埔寨人相信那災難的源頭是中國人和越南人,而飛機上這百十號素質實在太差的國人又能給“友邦”國民帶來什麼好印象呢,所以,真的毫無天朝上國的虛無的自豪,僅僅是個庸俗的暴發戶罷了。

當得知有可能會去柬埔寨這個國家時,交織的心情是顧慮與期待,顧慮其貧苦國情卻期待整體意義上的冒險經歷。當然知道金邊、法國殖民統治、西哈努克、紅色高棉、吳哥窟這些柬埔寨的標籤,但更在意的是這個在官方口吻上與中國異常友好的國家究竟是怎樣,生活在那塊土地上的千千萬萬的高棉人懷著怎樣的心情在生活,不能說我是在憐憫,應該是一種悲憫的心情吧,哪怕別人並不需要、不會領情。

More...

日历

<< 2018-4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控制面板

站点统计

  • 文章总数:532
  • 评论总数:510
  • 引用总数:0
  • 浏览总数:56395
  • 留言总数:35
  • 当前主题:blueflower主题
  • 当前样式:blueflow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