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的F1

昨夜的梦:大雨,仅有两部赛车的F1比赛。

梦中下着很大很大的雨,我被淋得相当狼狈。恍惚间来到了一条赛道,似乎是银石,也像是因莫拉。赛道上停着两部赛车,没有法拉利耀武扬威的火红,也没有迈凯伦张狂野性的银灰,只有两部蓝白色的赛车,身穿白色赛车服的莱科宁 vs. 头盔上印着巴西国旗的塞纳。为什么只有两部赛车?在梦中我自作聪明地得出了结论:因为轮胎赞助商普利司通(Bridgestone)退出了,只剩下了使用米其林轮胎的赛车。

原因是什么都好,反正现在我期待着这场跨越时空的对决…

 

“如果赛道上也有马拉多纳,他只能是塞纳。舒马赫?大概算是巴斯滕吧。”

职业生涯的顶点却是生命的终点,塞纳的故事既令人唏嘘又令人嫉妒不已,然而因车王谢世而登上王座的舒马赫,职业生涯的暮年却是因被阿隆索全面压制而无奈谢幕,不完美的结局。塞纳的离世也许是天妒英才,也许是上天不忍看到天才被赶下神坛而提前召回了伟大的阿尔顿。无论如何,如流星般划过天际的王者背影也是那么飘逸。

而对于莱科宁,虽然连同胞哈基宁的成就都未能达到,但就气质来讲是最接近塞纳的那种唯美的,也许明年今日,“冰人”就开始了在芬兰千湖之畔的湖居生活,森林、镜湖、木屋,没有赛车引擎的轰鸣,也许这样才能成就自己的传奇。

“以300公里的时速冲向梦想的彼岸。”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